.你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行业资讯

在线位行业资深人士研判疫情下的农旅、文旅态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2.11 05:23     发布者:admin

  2月5日,《参见庄主》发布了一篇文章《疫情直击!近50位庄主接受在线采访,坦言庄园目前的现状和自救措施》,这是我们历时四天,在线采访了分布在全国各地的50家庄园之后,对行业进行的一次大范围调研和探访,基本上可以模糊的呈现当下庄园的现状。

  在采访过程中,我们感受到了行业遭受的重创,也深深感受到行业的分化在日益加剧,更为在困难时期庄主们展现出来的企业爱心、责任担当所感动。

  来自武汉核心疫区的仓埠山庄,封城之下,三万斤草莓烂在大棚里,大批量年货大礼包销售停滞,储备的春节餐饮物资挤压在仓库,员工全部放假了,门都锁了。然而,就是在如此严峻的情况下,柳庄主依然表示,如有必要,我们可以把我们山庄的客房,用做隔离区。

  郑州昌明奶牛科普乐园的段贤昌庄主,常年为70位老人免费每天送奶,疫情之下更是积极行动,让牧场的巴氏灭菌鲜牛奶一天给15个疫情防控卡点送大约240袋,给疫情防控贡献力量。

  四川绵阳的山水竹涧主要靠餐饮、活动、农产品营收,疫情之下,人员劝退,关门歇业,生产销售接待都为零。自身遭遇巨大损失,庄主智果仍表示,准备将储存的多余食材免费给医护人员,或者给他们送盒饭。

  我们有如此可爱可敬的庄主群体,作为行业自媒体,在疫情肆虐的特殊时期,我们理应提供更多的及时资讯来协助庄主们做研判和应对。

  于是,《参见庄主》再次连线多位传统旅游行业、农旅融合行业、文旅融合行业各方面专家、权威人士的采访:针对当前疫情对农旅、文旅行业已经造成的或潜在的影响,行业该采取哪些应对措施?会不会导致行业大洗牌?行业的未来会有哪些变化?

  对于重运营的农旅产业来说,人力是最高的成本,需要稳健的现金流支撑。本次疫情规模化爆发时恰逢春节,而春节往往是很多农旅行业难得的一个旺季,大量的退单导致提前筹备的投入全部化为泡影,而节后的封锁状态让很多企业持续现金流为零,但是房租、地租、税收、还贷、工资等支出依然持续发生。

  如果疫情和目前封锁状态持续三个月以上,行业内60%以上的企业将会彻底倒下,而即便疫情被完全控制,农旅度假市场的复苏起码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旅游不是刚需,很难实现短时间内高频消费,所以这个行业一般不会出现疫情后的报复式消费增长。更何况,作为旅游消费主力人群的中产家庭,如果因大面积停工导致经济收入紧张的话,首先砍掉的开支,就是旅游度假开支。

  疫情过去后,行业现有格局肯定会被打破重组,规模伸缩灵活的企业和现金流充足的企业会大概率生存下来,经营业务处于起步阶段的小而散的企业和盲目追求规模导致成本体系臃肿的企业将很难挺过去。对于农旅这个崭新的行业来说,之前的发展没有任何范本可依,都是摸石头过河,甚至有些一哄而上的感觉;但对于这么一个靠运营取胜的产业来说,真正的经营管理大多属于亚健康状态,现在有机会停下来静心完善管理,也绝对是个好事。

  艾蒂亚智库认为,这次疫情带来的市场巨大的不确定的潜在风险将被旅游投资商前所未有地重视,这将会给未来的旅游投资造成严重的压力,导致资本重新评价旅游投资的风险和价值,这将对中国旅游投资业产生深远影响。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我们不能简单地把这次新冠疫情与17年前的非典疫情做比较,来思考预判疫情结束之后旅游业恢复状况。2003年的中国旅游产业远没有达到今天的投资规模,对行业的伤害两者不能相提并论。这次由疫情导致的恐慌心理的旅游市场的恢复是很快的,但对旅游投资企业来说恢复信心、加强抗风险能力却是个缓慢的过程。

  这次疫情,将会导致很多中小投资者出局,这是肯定的。农庄行业主要以中小投资者为主,他们这次肯定损失 惨重,会有一批撑不下去。

  乡村旅游这一块儿,去年大棚房整治让大家看到了乡村旅游的脆弱性,非常的脆弱。而这次疫情的打击,影响 比较大的还是他们。从事乡村旅游的一些中小旅游投资者,抵抗风险的能力本身就比较差,资金来源也比较困 难,如果没有政府大力支持的话,这个恐怕很难乐观的去看待他们的前景。

  这个春节因为这场瘟疫,每个人都经历了一场奇异经历——最寂静的街道和城市,最恐慌的内心和焦虑。

  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件不是小事?只有当我们安静时,才能听得到自己心的声音:我们究竟需要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远离繁华都市的浮躁,去获取一片干净的村庄、干净的空气、干净的水源、干净的农田,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无非简朴平实的活法。

  一砖一瓦都有故事的小巷,一花一木流淌深情的土地,温蕴的阳光,充满花香的呼吸。春暖花开便是雾霾散去之时,见山见水便是情怀最浓重的铺陈,这是你所能遇见最奢侈的风景。

  我们依然会选择正向而行,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为恶少而为之。感受从未感受的无常,珍惜自然、珍惜健康、珍惜亲情,去改变一些过往的执着,为生命留白,给自己呼吸的空间。节制欲望,舒缓节奏,享受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命!

  从2019年参加的一些会来看,这个行业越来越正规化,原先打擦边球之类的打法行不通了。我认为休闲农业可以跟老村改建、乡村重建结合,这是可以得到正规手续的。然后和农村文化结合起来,整合一些农村资源,我认为这是一个方向。

  这个行业最大的困惑就是建筑,因此,在思想观念上一定要有一个大的调整,一定要符合政策。未来,那些不符合政策的一定不要碰,模糊的地带一定要清晰。

  大洗牌肯定已经发生了。原先那些没有法律意识、投资意识、品牌意识的,都会逐渐淘汰出局。像我朋友圈里,很多投资几千万上亿的,都给洗出去了,有些面临倾家荡产。

  但是,从另一方面看,随着政策的不断调整完善,会有一些更有实力的,而且在行业里面具有品牌价值的,可能会重新定位这个市场。

  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抓好生产,疫情一过,农庄将是城里人最理想的放松场所。适时的做好品牌宣传工作很重要,不可否认的是通过这次疫情全国人民对饮食安全问题将会产生高度的重视,对优质农产品的需求会有一个巨大提升。

  对于当前这个季节,有农产品的企业应当充分发挥互联网优势,朋友圈分享,让顾客足不出户购买优质农产品,从而养成对农庄互联网购物的习惯,便于以后线上进行互动交流。

  6、中国旅游协会民宿客栈与精品酒店分会副会长、宿联中国董事局主席 凌新建

  目前疫情已经造成的影响是绝大部分的店和项目都已经停业,何时开业遥遥无期,没有收入,但前期投入、员工工资和房租等费用都实实在在存在和支出中,即使疫情结束,一定时期内消费者因为这次疫情产生的对于人群聚集地的“恐惧感”对于这些农旅文旅项目都将产生一定的影响。

  行业应该采取苦修内功的方式,在歇业阶段加强线上培训和进修,学习更多运营管理知识,营销推广经验,包括新消费产品的研发,那样在重新开业后可以获得更大的营收提升。

  洗牌是肯定的,但大洗牌应该不会,洗牌洗掉的是那些产品低端无特色,无品牌,运营管理能力差的农旅文旅企业和项目。

  行业将迎来“运营为王”的时代,没有强运营能力的企业和项目将逐步被淘汰,高品质高品味高颜值高附加值的企业将会脱颖而出。

  这次疫情除了对农旅、文旅行业影响之外,对整个社会都是很大的考验。农旅、文旅应该属于新的产业融合领域,发展也比较快,投资也比较大,大家都在摸索着前进。

  这次疫情的影响多大现在还不好说,但大投入、快回报的项目风险也越来越大,未来会出现“慢企业”,用十年、二十年来沉淀和积累做一个产品的人会越来越多。本来这些和旅游融合的行业就是让人慢下来,结果我们自己却很急去做一些项目,是否违背了初心?

  投入越重的企业在这次压力也越大,其实好的项目不一定都要重的,用钱能做事,用心才能做好事,用心去做一些“轻企业”,做好自己的事,让别人也有事可做,最好的行业应该有各种各样的成员来组成生态,当寒冬来临的时候,就好好休息、闭关修炼,等春暖花开再开门喜迎宾客。

  这段时间这次在家窝了这么多天,有不少朋友焦虑了。接受当下是一种能力,疫情给了我们一次“反思”的机会:善待生命和自己,为家庭和行业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做的每一件事不一定都要求回报、都去考虑有没有钱,让这个社会更好,就有存在价值和意义。相信未来会越来越好,这一切都会过去!

  洗牌肯定会的。目前感觉累了的老板很多,这个累是辛苦而没有回报的累,是得不偿失的累。

  有道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休闲农业新的商业经营模式慢慢被新农人所认识所掌握。新的农庄将逐渐会以新的姿态进入市场,老的农庄、旧的观念的人还有活的空间吗?

  这波疫情对我国经济的影响是深重的,可以说涉及了全产业、全行业、全职业,乃至全领域、全区域、全社会,其中旅游业又是首当其冲。疫情影响不止是景区,连累的是整个产业链。

  近年来,旅游政策出台和市场需求变化日新月异,使不少旅游业者无所适从。对于老景区,由于大多管理者欠缺旅游新思维,逐渐跟不上发展形势,面临被收购、整合、淘汰的局面。对于新开发农旅、文旅项目,存在太多拍脑瓜工程、形象工程、面子工程和变相地产,从规划开始就出了偏差。如果说,旅游业洗牌是必然,疫情只是导火索。

  疫情之后,我国的旅游业肯定要反弹。作为农旅,终究还是要以农为本,农旅需要回归农业,固本溯源,才有外来人流和财流。作为文旅,不同于单纯自然观光,旅游者是奔着生活化体验去的。基于此,农旅需要回归农业,文旅需要回归生活。

  这次疫情即所谓的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其危害之大,难以想象,而且尚未完全显现,乐观估计也会有几个月之久。不仅对文旅业,几乎对所有行业都是致命的。

  从长远看,疫情肯定会得到控制,经济会缓慢恢复,但短期内很多企业很难过的了这一关。特别是那些高负债又快速发展的企业。目前除了裁员瘦身,控制成本以外,还需要调整好心态,并反思自己的商业模式是否需要调整。

  可怕的不是天灾人祸(它隔三差五总会出现),而是自己没有免疫能力和抗风险的能力。硬熬没有出路,坐等看不到尽头。

  政府的扶持措施只是杯水车薪。先采取所有必要的措施保证活下去,同时还要保持信心,尤其是那些本来就经营困难的文旅企业,信心是最重要的。活下来的,在行业重新洗牌的过程中才有机会。在此希望各企业都可以熬过这个寒冬,迎来2020的春天。

  11、中国国土经济学会休闲农业委员会秘书长、北京蓝海易通咨询公司总经理 荣振环

  从近期全国的新增数据以及防控难度来看,这次疫情肯定有一个相对长的周期。这对农旅、文旅行业来说一定是重创。毕竟农旅、文旅行业获利的根本是人,人出不来,无法集聚,自然就难以产生经济效应。

  企业要想突破疫情带来的桎梏,就要打破常规,突破思维的局限,不能被现有的业务能力拖累,不断拓展边界,积极想象,想消费者所想,探究他们的痛点,勇于创新和突破,这样才能不被时代抛弃。所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疫情逼着从业者求新求变,积极自救。

  我认为:新冠病毒正在感染抵抗力不强的易感人群,疫情危机会欺负没有竞争力不擅创新的企业。这次疫情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个检验。它逼迫所有好的项目、差的项目、尚未起步的项目都回归到同一起跑线。

  三个月没有现金流,有些中小规模的农旅企业、文旅企业都会倒闭,如果没有订单、没有收入、没有现金流,人员工资都会成为压垮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这种情况下,大家一定要秉承“长期主义”,保护好自己,坚持“活着”。

  生死面前,一切都是小事。疫情之下,只要宅着,就是做贡献,这绝对是史无前例。

  因此,短期来看,以宅配、虚拟现实、远程定制办公、更有格调的田园宅、网红为代表的“宅经济”会成为趋势。长期来看,疫情过后,全国人民被压抑许久的需求必须要得到释放,一定会进入全民撒欢时代。这时候,活下来并且做好准备的农旅、文旅项目都将迎来客群、收入爆发式增长。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依,任何危机都是由危险和机会所组成,从这种意义上讲武汉疫情将给中国乃至世界的变革带来一次巨大的机会!“洞中方一日,世界已千年”,对于在春节里我们每一个宅在家里的“地球村”的村民来说,该思考未来我们该怎么生活、工作和学习了!

  疫情过后,迎来的将是人们对山水暖阳的向往,又基于生活卫生习惯性预防的延续,市场需求估计会以分散式小团体活动、精品休闲旅居场景为主流,扎堆旅游,人员密集型文化旅游产品难以成为热潮,小山小水、分散式非标性旅游产品将成为首选。我们文化旅游企业应该针对马上来临的市场变化做出适当调整:

  经过这次危机,人员多,资金成本高的企业损失最大,如大规模生态餐厅、度假型酒店、民宿,本身回收能力有限,又暴露出抗风险能力弱的特点,资本再投入这类企业会更加谨慎;

  整个行业重建设、轻营销的问题,在危机面前更加凸出。疫情过后,更多经营者应该考虑如何把现有的资源充分盘活,建立稳定的营销体系;

  针对闲置资源过剩的文旅、农旅行业,会催生更多垂直的运管公司,如亲子营地、自然教育、乡居、房车等。用新的商业模式洗牌,来盘活这些资源,激活带动整个行业向品牌化、规模化发发展;

  平台型文旅产品渠道将会有很大的发展机会,针对二线旅游景区及乡村旅游点位进行联合包装,推出亲民的组合产品将是很好的发展方向。

  现在疫情面前转型是来不及的,可能这次疫情也是乡村旅游发展的拐点,将会重新洗牌。

  开园好开,但是消费者还处于恐慌阶段,根据现在研判需要二到三年才能恢复以往消费。

  疫情也给大力发展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泼泼冷水吧,火热后泡沫马上就没了,企业往何处去很难判断。

  分化之下,对于长期缺乏资金人才、产业支撑、销售渠道的园区,将面临一个行业分水岭。

  扛过去了,就经历一次难得的成长机会,会在今后的融资融智、产业布局、内容植入、组织结构、销售模式、盈利模式等各方面跟进、优化、完善、强化。

  抗不过去,就进入了行业的加速淘汰期。这次的淘汰是大棚房整治和肺炎疫情的双重作用,而且都是史无前例的,其摧毁力可想而知。

  当然,在分化之下,对于长期以来夯实一产、开拓二产、融合三产,而且资源储备深厚、产业结构合理、运营模式高效、盈利能力可期的园区,会迎来高速发展期,开启一个新的行业红利期。